• 棋牌游戏平台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农夫小说

总裁的新娘《全本》

时间:2017-10-30 10:14:16   作者:不详   来源:来自网络   阅读:2907   评论:0
  第一章 危机
  炎热的夏天,没有一丝冷风,即使是在晚上,也照样使人喘不过气来,知了躲在树上“知了知了——”的叫着,叫的人心烦气躁。
  城郊的一间别墅,灯光通亮,一位美丽的妇人眉头紧锁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脚下落着一张商业时报,一则新闻触动了妇人的心弦:
  陆氏集团作为A城的龙头企业,在黑白两道都拥有着自己的企业,却独独没有涉及酒店产业,而今——
  童氏国际酒店集团,因为突然股票迅速下滑,董事会人人都有取而代之的想法,使得整个童氏陷入危机,想要发展酒店产业的陆氏集团自然不会放过这块肥肉,今日陆氏集团的二公子陆子轩已经回到了国内,此人的手段雷厉疾行,为陆氏想要收购童氏的消息更加重的一层砝码。
  陆氏集团对这些消息,不反对,却也不同意。
  “小姐”佣人看到童蕾打着招呼。
  童夫人眯起眼,端详着自己的女儿,长长的发丝四散飞扬,纯白色的连衣裙下摆微微飘起,仿佛一朵白色睡莲。
  转眼间,那个昔日依偎在自己膝上的小女孩,现在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,明眸皓齿、青春洋溢,年轻就是资本啊!
  “妈,怎么了嘛?”童蕾是聪明的,妇人脸上的哀愁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,拾起地上的报纸,陆氏收购童氏的字样,赧然出现在眼前,暗暗叹了口气,放下报纸,来到童夫人的身边,亲昵的坐下并拥住她的手臂,软语出声:“妈,不要担心了,身体要紧,童氏一定没事的。”
  虽然她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,但是最近童氏集团的危机闹得沸沸扬扬,想不知道都难,可是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医生吩咐过不能过分的操劳,可不能一直这样愁眉苦脸的。
  “蕾蕾,你爸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,这次的危机你无法想象,如果陆氏执意要收购,恐怕童家的基业要毁于一旦了”童夫人轻拍女孩的手,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  就在这时,佣人快步的走了进来“夫人,小姐,老爷回来了!”
  童祥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门口,脸上不见了平日的神采飞扬,却是一抹无力的倦容,一丝苍老。
  “老爷,陆氏怎么说?”童夫人马上迎了上来,急切的问道。
  童蕾跟在她的身后,也是一脸紧张的望着自己的父亲。
  童祥看了眼夫人身后的童蕾,眼眸中闪过一丝的不忍,他没有想到,要陆氏不收购童氏唯一的条件居然是——商业联姻。
  “爸,怎么了吗?难道陆氏执意要收购童氏,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吗?”童氏难道就要这样完蛋吗?自己真是没用一点忙都帮不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童氏垮台。
  “……”咽了咽口水,一丝复杂的神色从童祥的眼中掠过,“不是没有余地,只是……”苍老的声音响起。
  客厅里,顿时安安静静的,看着父亲欲言又止的模样,童蕾有些不安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。
  “老爷,你快说啊,什么办法?”童夫人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,既然有一线希望也要去做。
  “商业联姻”淡淡的吐出几个字。
  “什么?”童蕾不可置信的大叫,怎么可能,这也太荒唐了吧,陆氏集团这么做就是为了她吗?
  “不要大呼小叫的,陆总裁已经答应,只要你嫁给了他的二公子,他不仅不会收购童氏,而且还会向童氏注资,帮助我们解决童氏的危机”童祥定了定神,严肃的向童蕾解释道。
  “所以你就答应了以我的婚姻作为交换,难道为了童氏,爸爸就甘愿牺牲女儿的一生吗?从小到大我就是在你们的安排下生活,为什么就连自己的婚姻也要操控在你们的手里,我根本就不应该回来”童蕾此时很是激动,对着童祥大吼。
  童夫人哪里见过女儿这样,当下一个巴掌甩了上去,嫩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五根手指印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爸爸说话”
  童蕾捂住丝丝疼痛的脸颊,根本没有想到,从小疼爱她的母亲,会有一天动手打她,“我恨你们”说着转身跑开,却在一阵疾呼中硬生生的停住了脚。
  “夫人”原来童夫人因为自责,又因为急火攻心晕了过去。
  “妈”童蕾推开人群,此时的童夫人倒在童祥的怀中,是那么的脆弱“妈,你怎么样了,快打电话叫医生过来”
  “妈,你醒醒,妈”童蕾微微低着头,晶莹的泪珠滑过面颊。
  童夫人虚弱的抬起手臂,抚摸女儿刚刚被自己打的脸颊,眼中噙着泪水,她不是故意打她的,她还年轻,童氏的担子不应该由她一个人扛,可是童氏是童家的命根子,谁让她生在童家。
  真实的触感,触动着童蕾,眼中带着希翼“妈,你醒了,妈你不要吓我,女儿知错了”
  童夫人温柔的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滴,声音还有些虚弱:“蕾蕾,对不起,妈妈不应该打你”
  童蕾听了她的话,眼泪流的更是厉害,紧紧的摇着头,“妈,不是的,是女儿太胡闹了,女儿明白童氏的重要,女儿一定会好好保护它的”母亲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,再也受不了任何的打击了。
  童祥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愧然,声音也苍老了许多:“孩子,我何尝愿意屈膝求人,可是,童氏是童家祖辈传下来的,已经经历了风风雨雨,如今可不能毁在我的手上啊!”说罢,老泪纵横。
  “女儿知道了”童蕾喃喃自语,眼中弥漫着浓浓的雾气。
  为什么?为什么这么沉重的负担要强加在她一个人的身上?
  **
  黑夜,A城的一所高级休闲会所,陆子轩身着笔挺的黑色西服,所到之处无不引来一阵女人的尖叫,而他也非常配合的献给女人们一抹邪魅的笑。
  “子轩,你怎么才来”一个女人紧紧的粘着陆子轩,立刻遭到女人们恶毒的眼神。
  陆子轩笑了笑,轻轻的在她的面颊上印下一个吻“亲爱的,有没有想我”说话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流连到女人的胸前,捏了捏。
  “嗯”女人忍不住的娇吟了一声,似乎很享受,这陆公子不愧是花名远播,只是一双手就可以叫女人醉生梦死。
  “怎么样宝贝,是不是很舒服啊”手中的力道又加紧了许多,女人已经站立不住,若不是靠着他恐怕早就软倒下去了。
  “不行了,我不行了”娇喘声不断响起。
  “那好,我们上去怎么样?”说着已经搂着女人来到了楼上的贵宾包间。
  刚刚进门,女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他的唇,他迅速的拉开女人,看着她殷红的双颊,轻轻的在她的鼻子上一点,“怎么就这么等不及了”
  “讨厌,子轩,你不也一样”女人大胆的握住他腿间的挺翘,还不时的用腿蹭了蹭,很满意的感觉到它更加的肿大。
  “你这个妖精,看我不收拾你”腾空抱起女人,扔在那足以容得下是个人的大床上,力道似乎有些大。
  女人被扔的七荤八素的,还没反应过来,人已经被死死的压住,男人似乎有些疯狂,还有些愤怒,没有任何前奏,狂热的在女人的身上驰骋着。
  “子轩,我受不了了”女人突然抵住男人的胸膛,他今天似乎有些不同。
  男人没有说话,只是阴着脸狠狠的撞击着,似乎想要发泄着什么。
  “好痛”女人忍不住流下眼泪,他疯了么,以前他可是很温柔的,从来没有这么狂野过,不过强壮的男人就是不一样,那泪也是幸福的泪。
  今天老头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?商业联姻,亏他想的出来。
  “子轩,今天你好棒”女人柔弱的声音响起,男人只是看了她一样,迅速的起身,走向浴室。
  出来时女人还在床上似乎还在回味刚刚的激情,陆子轩厌恶的笑笑,女人都是这样,只要有钱就好“这是二十万”男人穿好衣服将一张支票扔给女人。
  “你今天不在这里吗?”女人顾不上穿衣服,从背后紧紧的环住男人,语气中充满了委屈。
  “金思涵,不要试图要太多,不然你失去的会更多”陆子轩冷冷的留下一句话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  女人背脊明显的一怔,但是马上恢复了正常,迅速上前,抓住男人想要开门的手,在他的唇边印下一吻,“亲爱的,对不起……我只是想你了”她说得没有底气,她知道她只是他生命中微小的一个,根本不期待能与他永远的在一起。
  “金思涵你只要安安分分的,我不会亏待你的”手指在女人唇间轻轻的摩挲着。
  *
  跑车飞快的在街道上奔跑,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。
  陆子轩冷冷的坐在车上,眼中迸射出痛恨的火焰,忽然嘴角又挂起一抹残忍的笑——
  他知道老头子定下的婚约,他没有办法忤逆,既然自己没办法忤逆,那就让那个女人自己离开那里,他一定会给她一个难忘又有趣的婚礼。
  第二章 新婚
  夏日的A城,太阳似乎想要将浑身的热量都要散发出来似地,热得不行,怕热人们早就撑起了一把把遮阳伞,或者直接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。
  完美教堂是A城最美的教堂,教堂周围是一片在城中难得一见的草地,翠翠绿绿的,还有一些盛开的花朵将圣洁的教堂装饰的更加美丽。
  此时的教堂中正在进行着一场震动商界的婚礼,童家的千金与陆家二公子的婚礼,三三两两的人们,似乎感觉不到这天气的炎热,聚在一起欢笑着,随着教堂大门的打开,庄严的婚礼进行曲顿时响起在教堂的上空,长长的红地毯上,童蕾挽着父亲的臂弯,这就是她的命运,要肩负这童氏企业的命运。
  红地毯的那头,那个身穿黑色礼服,背对着她的高大身影,就将是她一生的伴侣吗?结婚本应该是件幸福的事情,可她却没有幸福而言。
  婚礼照样进行着,并没有因为某个人而停下,人们都在感叹着他们是多么的般配,可是她却走神了,就连神父的宣言都没有听到,直到有人在她耳边提醒她。
  恩!童蕾诧异的抬头,不经意的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中,那里没有开心,有的只是桀骜不驯,有的只是厌恶和痛恨。
  神父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男女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夫妻,新娘居然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还走神,可这些与他的工作无关,不厌其烦的再次宣言。
  “童蕾小姐,你愿意嫁给陆子轩先生并且与他一同生活?无论是疾病或是健康,无论贫穷或是富贵,你都愿意爱护他,保护他,照顾他吗?”
  “我——”童蕾顿了一下,双眼扫了扫亲友席上的父母,他们急切的表情,就好似怕她突然反悔,淡淡的开口“我……愿意”
  看着她犹豫不决的样子,陆子轩心中充满了厌恶,恶心的女人,别再这里装什么纯情烈女,你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?
  黑夜,陆子轩的别墅中
  童蕾有些不安的坐在柔软的大床上,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雪白的婚纱也因为她的紧张被抓的起了褶子。
  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空调的温度太低,在这炎热的夏季,她居然感觉到有些冷,起身,寻到遥控器,将空调的温度稍微调高一点。
  突然门口一阵巨响打断了她的动作,放下手中的遥控器,踱步到门口,正犹豫是否需要帮他开门的时候,门却已经从外面被人踢开。
  ”啊--”门口的童蕾闪躲不开,被这坚硬的木门狠狠地甩在鼻梁上,痛的她眼泪直流
  陆子轩一进门,就见到那个蹲在墙角的女人,毫不怜惜的用脚踢了踢,“别装死”说着摇摇晃晃的走着,可能是因为喝得太多的原因,步子有些不稳,一个踉跄差点跌倒,幸好童蕾反应快及时扶住了他。
  “小心点”
  “滚开”男人突然呵斥一声,甩了甩手臂,将扶着他的童蕾狠狠的推了出去,撞在一旁的柜子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  童蕾叹气,站起身来,这人喝醉了怎么脾气这么大,摇摇头,轻声细语的说“不要耍脾气了,你喝醉了,我扶你去休息”
  陆子轩一怔,自己这么对她,她怎么还对自己这么好,忽然陆子轩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,对了,怎么忘了,这个女人不就是为了陆氏集团的钱才来的吗,理所当然要对自己好一点了,这样才能得到更多嘛?不过她既然这么迫不及待的送上门来,哪有不收的道理。
  看到他的笑,童蕾有种不祥的感觉,还没反应过来,人已经被他腾空抱起,大步的向那房中的大床走去,狠狠地将她扔在床上,精壮的身子随即压了下去。
  “喂,你要干嘛?”童蕾双手抵着他的胸膛,有些惊慌失措的挣扎着。
  “问我要干吗?这不是你要的吗?既然你这么想,那我就成全你了”说着霸占的在她的唇上啃咬着,她只得拼命的挣扎。
  “不要,不要,你放开我”双手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肩膀,脸颊也因为羞愧变得绯红。
  感觉到她的放抗,陆子轩抓住她不停拍打的手摁住,手上一个用力,雪白的婚纱瞬间被他扯开,立刻女人美妙的胸部浑圆而高耸的挺立着,像是得到召唤,男人狠狠的含上她胸前的玫红。
  随着胸前的一阵疼痛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只手挣脱了他的束缚,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。
  就算是再好的兴致也被这一巴掌打的无影无踪,陆子轩眼中的情欲立刻变成了满满的怒气,酒意也似乎消散了许多,迅速的起身,大步跨进浴室。
  童蕾愣愣的躺在床上,她刚刚做了什么,她刚刚打了那个男人,怎么会这样,可是又有谁能够告诉她,她的丈夫刚刚差点要强了她。
  陆子轩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她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动作,直到听见声音才缓缓地抬头,此时,男人刚刚洗完澡,胯只间围了一条浴巾,完美的身材立刻呈现在女人的面前,上身的肌肉恰到好处的分布着,看他这样女人羞涩的撇过头,她在想什么,居然在评价他的身材,拍拍脸,她肯定是疯了。
  男人似乎忘了刚刚的不愉快,径直的走了出去
  看着他消失的背影,童蕾暗暗的叹了口气,才走进浴室。
  温热的水洒在身上好舒服,今天虽然她没有做什么,可是还是觉得好累,再加上刚刚的事情,浑身更是显得酥软无比,好想睡觉啊,直到房中出现响声她才反应过来,自己居然差点睡着了。
  披上浴袍,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推开浴室的门,可是这是什么情况?
  新床上,两具身体紧紧地纠缠着,男人像是在发泄,猛烈地在女人的身上驰骋着,女人则是非常享受的发出巨大的shen吟声。
  直到二人同时攀到高潮,这才发现浴室门口那抹身影早就不见了,只有浴室门口那雪白婚纱静静的躺在地上,似乎在嘲笑着这一切。
  第三章 撞车
  黑夜弥漫着非同寻常的气息。
  童蕾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,作为乖乖女的她,从来都不知道A城的夜晚是这么的美丽,红红绿绿的霓虹灯闪烁着,年轻人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挥霍他们的青春。
  可是对这些她却缺乏兴趣,从那个家出来已经两个小时了,她不知道应该去哪里,到现在还心有余悸,只能这么晃悠。
  头疼得厉害,晃了晃头,不想想起刚刚让她呼吸困难的片段,脚下不停的走着,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已经远离了那片喧闹,等回过神来时,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了。
  这里安静的透着诡异,丝丝冷风吹过,童蕾拥紧了身上的衣服。
  一辆跑车在这黑夜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光辉,开车的男人似乎心情很是不错,嘴角一直挂着舒心的笑。
  “叮铃铃……”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车内的安静,男人顺手拿起一旁的手机,屏幕上不断闪烁的两个荧蓝色的字跃入他的眼帘。
  妈妈。
  男人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,这么晚了妈怎么还没睡,拇指轻轻的按了接听键。
  “妈”
  “儿子啊,你现在到哪里啦?”那边传来一阵温和的声音,似乎还夹杂着一丝的关切“怎么这么久?”
  男人微微的叹了一声,“妈,你儿子我已经很快了,再说我是从大洋彼岸赶回来的,放心,明天早上一早就去见你,好不好?”
  “你呀?”那头扑哧的笑了“开车小心点啊?”
  “知道了妈,妈,你也早点睡”
  “知道了,挂了,你在开车不安全”
  男人嬉笑的应答了一句“知道了,晚安”才轻轻的挂了电话,再抬眸时,却发现本不该有人的公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,shit,男人奋力的踩着刹车,发出尖锐的摩擦声。
  童蕾也没有想到,就在她要过马路的时候,一道刺眼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,下意识的用手挡在眼前,刺耳的摩擦声告诉她那是一辆飞奔的汽车,可是脚下却怎么也动不了,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,就在以为车要撞上她的时候,闭上了眼。
  可是只感觉到一阵利风扑面而来,风中夹杂着汽油的味道,并没有预料中的疼痛,小心翼翼的睁开眼,才发现一辆橘黄色的保时捷跑车正贴着自己的双腿,颤动的双腿不时的能触摸到它的存在。
  好险,突然的放松让她再也支撑不住的滑了下去。
  车里的男人,宽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的面庞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可颤抖的双手却泄露了他的心情,他不知道她有没有死,他只看到她滑了下去。
  这里不是高速路口吗?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出现?真的是不要命了?
  男人恼怒的解下安全带,开门,踱步到车子前面,车灯下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女人的模样,海藻般的长发,巴掌大的脸此时白的吓人。
  “你不知道这里不能走人吗?”男人怒吼的扯着嗓子,被他的怒气吓到,童蕾害怕的往后挪了一下,男人背对着车灯她根本看不清他的长相,不过很确定的是,他现在一定是非常的生气,他不会是想打她吧,天呐,她现在可是累的要命,没有被车撞死也会被他打死的。
  大叫“你不能打我,就算想打,也得等我恢复过来再说”
  男人挑了挑眉,他看起来像是要打人吗?
  没有听到他的回答,童蕾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
  “我知道你很生气,可是原谅我,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地方不能行人”她是真的不知道这里不能走,她只是发觉自己走了很远,才会到处看看,要怎么回去,谁知道他的车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,害得她根本反应不了。
  男人好笑的看着她,这个女人还真是可爱,明明很害怕,却还是不死心的来与自己对峙,让他忍不住好奇。
  童蕾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,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他的沉默让她觉得事情或许比她想象的更加糟糕,索性闭上眼“你想打就打吧,不过下手轻点,因为现在的我根本不够你一拳的”可是……她震惊的睁大了眼,他没有打她,而是笑了,低沉的发出喉咙深处的浅笑。
  “放心吧,我从来都不打女士”
  像是得到了他的承诺,童蕾再也撑不住了,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  阳光调皮的穿过各种阻碍,欢快的洒在房间内,床上人儿扇子般的睫毛颤了颤,咻的睁开,无措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一时竟浑然不知所在何处。
  直到一阵开门声,一位二十来岁的女孩,端着托盘来到童蕾的床边,看到她醒了,眼中掩饰不住的欣喜。
  “这位小姐,你终于醒了,你不知道,昨天那位先生送你的来的时候吓死人了”
  “先生?”显然童蕾还没有反应过来,她话中的先生到底是谁,纤手抚额,昨晚的画面渐渐的出现在脑中,她只记得自己差点被车撞了,后来眼前一黑,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,看女孩的装扮,还有鼻尖不时飘来的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,难道这里是医院。
  “是啊,不过还别说,他真的好帅啊”女孩犯花痴的在那里念念叨叨。
  “我怎么了吗?”
  “你呀是太累了,才会晕倒的,医生说了没有什么大碍,只要休息几天就好了,来把这粥喝了吧”说着将一碗粥塞进她的手中。
  “哦”低低的垂下眼睫,“我想出院”她已经失踪一个晚上了。
  “可是……”
  女孩接下去的话,还没有说,就被打断“请你转告那位先生,谢谢他送我来医院”说完转身离开。
  就算再怎么的不喜欢那个地方,她还是要回去。
  第四章 陆家
  天空还是那么的蓝,静静地飘着几朵不甘寂寞的流云。
  别墅的落地窗前,一个男人穿着宽大的浴袍立在那里,一手插在浴袍的口袋里,一手端着酒杯,安静的望着雕花大门。
  那个女人居然一夜都没有回来。
  “子轩,在想什么呢?”突然一个甜美又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一个只裹着白色浴巾的女人,纤细的手臂紧紧地环住男人的窄腰。
  男人没有说话,漆黑的眸子迎着阳光,于是女人更是大胆的将头紧紧地贴着他的背部,双手还不忘上下抚摸着。
  “金思涵……”男人温柔的拉开女人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,转过身来,“你在玩火知道吗?”
  “子轩……”女人欣喜的抬眸,她就知道子轩还是喜欢她的,那晚只是因为心情不好才会那样的粗暴“子轩,你是爱我的对不对”
  “怎么”男人凑近她的耳边,吐着热气,手也不规矩的上下抚摸着“那我就证明给你看,好不好”嘴唇一勾,男人憋住一口气,将她抱起,然后放在一旁的大床上。
  女人手轻轻地滑过男人的胸膛,吐气如兰“你还行吗?”话刚刚说完,男人强壮的身体就压了下来,哪个男人愿意听到一个女人问自己行不行,特别像他这种既英俊又多金的成功的男人。
  女人真是抓住了这一点,男人就会永远的选择她,就算只是身体的需要,毕竟男人对不到的就是最好的。
  “那我就让你瞧瞧”就在他蓄势待发的时候,尖锐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  陆子轩忍不住低咒一声,好不容易来的兴趣,就这样被硬生生的打断了。
  “喂”语气颇为不佳,这就是欲求不满的结果啊。
  “子轩啊,今天回家吧”刚刚接通,那里便传来了一阵温柔的声音,陆子轩一听便知道是谁?
  皱了皱眉“妈——”
  “你哥今天要回来,想让你带着蕾蕾回家看看,顺便一起吃个团圆饭,你都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……”
  蕾蕾?叫的挺亲热的嘛?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呀,这么快就将陆家的人给收服了,看来还是小看她了。
  无情的合上手机,表情如冰霜,眼眸透着可怕的光芒,不顾床上的女人,径直起身,走进浴室,女人捡起昨晚被男人抛在地上的衣物,咬了咬红唇,才不甘心的穿上离开。
  今天或许是个好日子,至少对陆家来说是个好日子,因为两个儿子都要回来了。
  陆明浩,陆氏集团的大公子,为人温和,与陆子轩的花花公子形象不一样,他一直是女人心中的王子,可观而不可亵渎的,也算是有钱公子哥的另类,从来没有什么花边新闻。
  别墅的院子里传来一阵汽车的声音,意料之外的是,阳光下两个健硕的身影同时出现。
  “大少爷,二少爷早”
  “吴妈早”陆明浩很礼貌的打声招呼,陆子轩则是无视旁人的存在,大步的向大门走去。
  估计是听到了汽车的声音,陆家主母已经异常兴奋的从楼上下来“你们都吃早饭了吗?我让桂嫂给你们做,今天就不要去公司了,在家陪陪妈妈”
  难得两个儿子都回来,李锦自然非常的开心。
  “我不饿”陆子轩只是淡淡的丢下一句话。
  “咦,蕾蕾怎么没有和你一起过来?”李锦好奇的是,陆子轩是一个人过来的,还不死心的朝他的身后看看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。
  陆子轩厌恶的皱皱眉“妈——,今天哥回来,我们能不能不谈她”然后头也不回的向楼上走去。
  李锦看他这样,无奈的摇摇头“这孩子,估计还在闹别扭呢?”
  “妈,他估计是还没有能够接受吧,像他这样的黄金单身汉,突然之间就变成了已婚男人,当然需要时间来适应的嘛?还有妈,他不吃早饭,你儿子我可饿死了,怎么不见你来关心关心我呢?”一直沉默的陆明浩突然开口,逗得李锦直笑,刚刚不好的心情也好多了。
  *
  房间内,陆子轩邪魅的靠着真皮沙发,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夹着一杯酒,双腿交叠着,深刻的五官明显的带着不悦。
  “子轩……”男人薄唇微启,眉宇轻轻的蹙起,他就是刚刚进来的陆明浩。
  轻轻的放下酒杯,抬眸。
  “你不该这样的?”
  陆子轩微微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,“你到底想要说什么?”仰头一口喝尽杯中的酒,一脸的满不在乎。
  “我知道这样的婚姻,不是你想要的,可是已经这样了,你还想怎么样?你知道老爷子的决定,就算爸妈也没法反对的”
  陆子轩眸子中闪过一丝的狡黠,闷闷的开口“真不知道,老爷子在想些什么,居然就这么草率的将我的婚姻给了事了,不过既然他这么希望,那我会给他惊喜的”
  “你可不要胡来,也许那个女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或许你娶了她也不是什么坏事”
  陆子轩勾了勾唇,顺手扔给他一张报纸,“只是一个为了钱,又非常做作的女人,哪有什么特别的地方?”
  陆明浩好奇的接过报纸,这是一张商业时报,头版就是他们结婚那天的照片,女人低着头,脸颊微红,只是一个有些害羞的表情,他觉得还好吧,哪里恶心了
  “我觉得挺好的”陆明浩用心的说出内心的想法,再仔细的看了看,他总觉得这个新娘有些眼熟,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。
  陆子轩摇摇头,重新倒了一杯酒——
  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样了?
  第五章 过得很好
  童蕾匆匆回到别墅,空空荡荡的宅子告诉她,那个人不在,将自己扔进柔软的沙发里,捏了捏眉心,深深的舒了口气,有些头重脚轻的,真是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,微微仰头,眯了眯眼
  直到院子里传来一阵汽车声,才发现自己居然睡着了,看天色,已经很晚了
  陆子轩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客厅里,童蕾反射性的站起身子
  “你回来啦?”语气中听不出任何的声音,好像昨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得
  陆子轩微愣一下,定定的看着她,他似乎没有认真的打量过,没想到自己的妻子居然还是一个尤物,可惜了,突然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掐住童蕾的脖子,嘴角浮现一抹邪魅的笑。
  他的性格真是难懂,突然这么一招,童蕾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,他的力气真大,童蕾感觉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。
  就在她认为自己会死的时候,他却松开了手,得到释放的她大口大口的喘气,因为吸气太急促,剧烈的咳嗽着,为什么他又要放了自己,有些疑惑的抬头,却见到他望向自己的身后,嘴角浮现一抹笑。
  蓦地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
  果然——
  “亲爱的,你怎么今天才叫人家”
  一阵甜腻的声音由身后传来,一位身着豹纹紧身衣的女人,手拿钥匙开门走了进来,连看都没看童蕾一眼,似乎她根本不存在
  陆子轩很满意的看到童蕾僵硬的身子,越过她,搂住女人,在她唇上一阵狂亲,双手也不停的在女人身上点火,女人哪禁得住他这样,浑身酥软的靠在他的怀中,发出羞人的声音
  “小妖精,你还是那么的甜美,今晚一定好好收拾你”
  “嗯,讨厌”女人轻轻的在他胸前一拍,还不忘紧紧的贴着他
  娇笑声,调笑声,以及偶尔的shen吟声充斥着童蕾的耳膜
  紧紧的咬住下唇,双手因为愤怒而紧握,发出触目的惨白“要发情,请你们回房间,不要在这里恶心别人”
  女人这才发现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,双手吊住陆子轩的脖子,撒娇的说“亲爱的,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家里有人呢?”
  陆子轩微微勾唇,对于童蕾的反应感觉惊奇,本来以为她是只乖巧的小猫,没想到是只带爪子的小猫。
  轻轻在女人唇上印下一吻,随即阴鹜的目光毫不犹豫的落在童蕾身上,不屑的低喝“别理她,她只是无关紧要的人”说着搂紧女人上楼。
  童蕾心里一滞,漂亮的睫毛有些受伤的垂下,不是一直都知道的吗?自己不是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的吗?为什么在听到他这样说时,还有心痛的感觉呢?
  “嗡嗡嗡……”手机的音乐铃声突然响了起来,童蕾抹了抹脸上的泪水,拿起来一看,家里的,
  定了定神才按下了接听键
  “蕾蕾啊,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?在陆家还过得习惯吗?怎么也不给家里来个电话,害我和你爸一直担心呢?”电话那头立刻传来童夫人微微有些担心的声音。
  “妈,我很好?你不用担心”说好不要哭的,可是听到母亲的声音,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下。
  “子轩对你好吗?你们还和的来吧?”这是她最担心的,两个没有感情的人硬是要绑在一起好吗?况且这陆子轩还是出了名的花心,女儿与他在一起会不会委屈。
  “妈,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,对我也很好”她无法告诉父母自己现在的情况,原谅她的谎言。
  “这就好”童蕾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母亲的放心,讽刺的笑了笑。
  “子轩在吗?我想跟他说几句话?”童夫人继续说话
  她的要求让童蕾微微愣了一下,握住手机抬头看了看楼上,他现在应该很忙吧,哪有什么时间可以接电话,支支吾吾的说着“妈,他现在还没有回来呢?等他回来的时候我让他回过去吧”
  天知道,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都要跳出来了,从不撒谎的她,今天居然说了这么多的谎言。
  “这样啊,那下次再说吧,蕾蕾……”
  童夫人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童蕾打断,“妈,我还有事,先挂了吧”她怕再说下去肯定会露馅,只能速战速决,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咬牙坚持下去,不仅是为了童氏,更是为了父母。
  第六章 新领导
  童蕾起床的时候,陆子轩房间里还没有什么动静,也是,昨晚那么大的动作,今早怎么可能起来的早。
  恒天公司,A市一个刚刚上市的小公司,不过办公地点却也处在A市最繁华的地段,几十层的摩天大厦,只有那小小的一层是属于他的。
  童蕾站在大厦的马路对面,抬眼看了看大厦,捏紧的手指显示出她现在的不安。
  深深的吸了口气,待会儿同事们看到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,一定会痛诉她没有告诉她们自己的家世,当时她没说只是不想让人家认为自己是靠关系进来的。

标签:总裁  新娘  全本  

八爷社区 - 好书与您共享!
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